乌托邦·异托邦:当全世界的艺术大家一起睁着眼睛做梦
库拍2016.03.30

当某镇还沉迷于灯红酒绿的酒吧街时,乌镇早已下好国际艺术的一盘大棋。就在这春暖花开的江南水乡,40位知名艺术家带着55组(套)130件作品齐聚乌镇《乌托邦·异托邦——乌镇国际当代艺术邀请展》来切磋他们的“十八般武艺”。

这次展览不仅有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荒木经惟、奥拉维尔·埃利亚松、安·汉密尔顿等国外知名艺术家,还有艾未未、徐冰、隋建国、张大力、宋冬、尹秀珍等国内大咖。非常值得一提的是安·汉密尔顿、约翰·考美林、弗洛伦泰因·霍夫曼、隋建国、宋冬等十三位艺术家根据当地的独特性以及此次展览的主题创作了新作,艾未未、徐冰两位艺术家则把乌镇作为他们全新作品的首展之处。

 

这次的展览主题也非常值得令人深思。“乌托邦”是人类给予理想社会的一种期望和展现完美社会形态的一种虚拟,它与现实相反;“异托邦”则是一个超越之地,又是一个真实之场,它恰恰是在想象、追求、实践乌托邦过程中,在现实层面上呈现出不同变异的结果。

反转的全景房 埃利亚松 装置

具有悠久历史的江南水乡——乌镇,本身就带有强烈的乌托邦色彩。而从乌镇展开对当代艺术问题的思考和投入,主动引导当代文化的“逆城市化”发展,邀请全世界的艺术家一起来思考“乌托邦·异托邦”的主题。

乌托邦·异托邦乌镇国际当代艺术邀请展

策展人/冯博一 王晓松 刘钢

“乌托邦”只是人类给予理想社会的一种期望和展现完美社会形态的一种虚拟,它与社会现实直接相关,甚至恰好相反;“异托邦”则是一个超越之地,又是一个真实之场,它恰恰是在想象、追求、实践乌托邦过程中,在现实层面上呈现出不同变异的结果。而历史的断裂与现实的无序,乃至当今不断的文化冲突,正是“异托邦”的实质所在。在当代艺术创作范围内,艺术家对“乌托邦”的想象和对“异托邦”表现,具有针对乌托邦与异托邦这种相互矛盾、纠缠状态的视觉转化,构成诸多现实与虚拟并置、集合与错位的视觉样本,或许导致了乌托邦与异托邦概念、含意所指涉的一种有意味的视觉报告。 展览邀请了活跃在当代艺术界的十五个国家和地区的40位(组)著名艺术家参加展出(艺术家名单参见“展览简况”部分),其中既有对近几十年世界当代艺术观念产生至关重要影响的艺术家,也有正在为当代艺术创造更多新问题意识并获得世界性关注的艺术家。

这些艺术大师们也不负众望,创造了一个个梦想世界、异世界的艺术作品,这些作品既有对乌托邦的向往,又反映着当下的社会,如同一个乌托邦、异托邦同时存在的场所。这是一个层次丰富异常的“盗梦空间”,全世界的艺术家大家们都齐聚在这里“睁着眼睛做梦”了,这种奇异的感觉这辈子可能不会再有下次了。

唧唧复唧唧 Ann Hamilton 装置

安·汉密尔顿对乌镇丝织业的背景非常感兴趣,她在走访乌镇的缫丝技工之后,经过反复的概念推敲和材料实验,选择景区内一座有着浓郁中国传统奢华装饰的“国乐戏院”为载体,以织机、纺线、线轴为基本作品材料。

唧唧复唧唧 Ann Hamilton 装置

她把一台老式织机放到舞台上,线轴连在座椅上,观众席和舞台靠绵绵的经线联系起来,戏院变成了一个手工织布场景或一台大织布机,与景区内的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保留下来的丝号作坊相呼应。

鱼 弗洛伦泰因•霍夫曼 装置 2016年

这件作品是弗洛伦泰因·霍夫曼在实地考察展场后,根据乌镇西栅景区内“水剧场”的空间环境而创作。霍夫曼提出概念,由主办方在地委托制作完成。这条“鱼”并非实际存在的鱼,而是根据某些属于“鱼”的特征虚构出来的,主要材料则是了四种颜色的游泳用泡沫浮板。

鱼 弗洛伦泰因•霍夫曼 装置 2016年

鱼的世界人不懂,但霍夫曼却要浮板让它用跳出来,把观众“扔”进去——不过,在这条跃跃欲飞的鱼面前,中国观众可能还会立刻想到“鱼化龙”的传说。而当这么巨大的“游鱼”“浮”出水面出现在我们面前时,刹那之间周围世界飘入梦幻之中——霍夫曼的作品正是利用视觉尺度的“变形”为生活加点儿善意的料。

任何方向 约翰•考美林 装置 2016年

《任何方向》是约翰•考美林考察乌镇后,专为这次展览创作的一件机械装置作品。作为室外的互动作品,它安置于门的通道与路面,与周围景致相融。当来自各地的游客在乌镇景区游览时,将会不经意地踏入到这件装置的作品之上。随着机械装置的缓慢移动,游客可以在原地感受到移步换景的视觉印象。

任何方向 约翰•考美林 装置 2016年

乌镇封闭的景区可以视为乌托邦的一种体验,之外则是异托邦的一个现实。这件具有幽默方式作品是艺术家通过他对乌镇的印象,以及时间和空间位移的想象来设置完成的。而来自“任何方向”的“进”是一种离开,“出”也是一种进入,或在“之间”的栖息,成为我们此时此地、身临其境的多种真实感受。

标准 刘建华 装置 水泥、钢 2015-2016年

《标准》存在于一切社会系统之中。它与政治、经济、文化艺术等等都息息相关,是抽离了内在情感之后的概念统一。它能产生冷酷和极端束缚,且暗含潜意识的盲目服从。作品的材料选择了大众在超市常见的日常生活物品,通过工业材料水泥的批量翻制,置放到冷漠的钢架上。整个作品以一种标准化和极简的方式来呈现。以期达到我们记忆中曾经感受过的某些场景。

工具 毛同强 装置 实物、现成品 2008年

毛同强的作品,就是把“镰刀和锤子”变成了一堆“被遗弃的废铁”的,他从现成品的艺术框架出发,从2005年开始,花了三年时间,收集了三万把镰刀和锤子,当“镰刀”加“锤子”一起出现时,就不再是工具意义上的镰刀和锤子,而联系着一个世纪以来的共产主义运动的意识形态。

工具 毛同强 装置 实物、现成品 2008年

当这堆锈迹斑斑,残破不堪的“镰刀和锤子”堆集成一大整屋子时,就有一种震撼感,仿佛每一把“镰刀和锤子”都诉说着不止一个故事,三万个甚至难以计数的故事,就汇成了沉默而恢弘的饮泣!因为,每一把镰刀和锤。子都联接着使用过它的主人――普通甚至最底层的工人或者农民们的命运。

街广场 宋冬 装置

宋冬说:“中国每个地方都有相似的大街,但乌镇没有。”所以他在乌镇建了一条街,“但这个街又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街,它像一个广场,又像一个舞台,我想要求很多不同的人在里面做他们想做的事情,比如跳广场舞、开会、吃饭、蹦的、聊天,干什么都成。”

街广场 宋冬 装置

宋冬对时代变迁十分敏感的,其关注的视角早已突破“艺术”狭小的圈子,而是投射在更广阔的社会变化上,“中国已经拆得一塌糊涂了,过去很多优秀的东西都没了,乌镇用了个性化的方式保留了一些肌理上所谓文化传承的东西,但它不是简单地留下,而是想面对未来。”

 

展览信息:

乌托邦·异托邦——乌镇国际当代艺术邀请展

主策展人:冯博一

策展人:王晓松、刘钢

时间:2016.3.28-2016.6.26

地点:中国·乌镇·北栅丝厂、西栅景区

艺术家: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艾未未、荒木经惟、陈志光、程大鹏、崔有让、理查德·迪肯、奥拉维尔·埃利亚松、安·汉密尔顿、奥利弗·赫尔宁、达明安·赫斯特、弗洛伦泰因·霍夫曼、尤布工作室、菅木志雄、约翰·考美林、赖志盛、安迪·莱提宁、李松松、厉槟源、林岚、林璎、刘建华、毛同强、缪晓春、马丁·帕尔、彭薇、芬博基·帕图森、碧娜里·桑比塔、罗曼·西格纳、奇奇·史密斯、宋冬、隋建国、比尔·维奥拉、翁云鹏、吴俊勇、向京、徐冰、许仲敏、尹秀珍、张大力

喜欢 9 +1

感谢阅读 浏览量 1357

最近评论

加载中...